Cushing反应

"March soldier,March forward."

微博@MrHippocampus
欢迎调戏(●°u°●)​ 」

©Cushing反应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 Jet Lag (2)

July

       和一到夏天就热得不像话的地方相比,这座城市的夏天总是不合时宜的凉爽,只有窗外此起彼伏的虫鸣暗示着现在正是属于它们的季节。利威尔揉了揉太阳穴,停下了笔。现在是晚上时间11点,桌子上整齐的码好一叠叠试卷。对于学生来说7月意味着漫长而美好的暑假,但在这之前还要好好活过期末考试的地狱周才行。老师也是如此,虽说试卷批阅大部分已被电脑取代,但利威尔还是喜欢用红笔改出错误的地方。对于他来说,试卷是一面镜子。不仅可以看出学生的态度,也可以了解自己教授的水平如何。他上课总是很严厉,不允许迟到早退,不允许说话睡觉。没有多余废话的讲解清晰直白的点出了教科书里如乱码般的重点,重要的话只说一遍恐怕是他唯一的缺点。这样的讲课方式意外受到了学生们的欢迎,再上他的课前,教室里早早就摆满了用来占位的各种东西。就目前批改过的卷子来说,这群孩子们表现还不错。

      但是今晚能搞定吗,他抬起咖啡,透过杯里散发出的热气看着还剩下差不多三分之一的试卷。他历来不喜欢做事只做一半,于是他放下杯子,伸手去拿桌子另一端的试卷。

   “糟糕。”不小心碰翻了桌边的咖啡杯,棕色的液体速度占领桌面。他迅速的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到一旁,下意识张口“艾伦,帮我——”话说到一半便没了声,回答他的只有窗外依旧恼人的虫鸣。

    啧,真是麻烦。他只好自己去厨房拿了抹布擦去桌上的污迹。

    这并不是第一次了。

    早上会无意识的踹门叫年轻人起床,吃饭时会习惯摆出另一套餐具,下课后会在教室门口等着年轻人一同回家。

    明明只是回到原来的生活而已。一个人生活了那么几十年,也并不觉得孤独或是寂寞,因为这对于自己来说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但这次的适应期有点长了。利威尔看着来不及擦干的咖啡渗入桌面,还原出一圈圈深色的木纹。


      

    年轻人也有打电话,刚到那会儿总是两三天一个。后来被利威尔训斥说花那么多钱说废话是钱多的没地方花吗,年轻人便顺从的减少了电话量。虽然时间不固定但每星期总有一个。电话的内容大多都是些今天晚饭吃了房东太太的拿手菜,这些天总是下雨衣服老是干不了,又去了哪些地方,最近又认识了几个新朋友等等。大多时候都是年轻人在说,利威尔偶尔应答几句以示在听。

   “这个周末去了森林公园,那里的树5个人都围不起来呢。还有那里有种滑稽的鸟,走路好搞笑,叫声就像—”

   “等下,你有好好看书吗?”年轻人在电话那头说的起劲,却被另一头打断。

   “当然有啊。是Ruth教授说刚来让我们熟悉下周边环境,所以才带我们去四处走走。”这不是四处走走,而是带你们去旅游吧。老家伙玩性还是那么大。利威尔微微皱眉。

   “对了,我看到海了。”年轻人在那端兴奋的说着。利威尔这才想起了这家伙应该是第一次亲眼看到海。生活的这座城市地处内陆,并不能轻易看得到。利威尔自己也只见过一两次。不得不承认他也被海的深邃与辽阔所吸引,那无限延伸的海平面仿佛孕藏着无限的可能性。要是有机会的话还真想再见一次。

   “喂喂,利威尔?有在听吗?”年轻人的声音把他从一片蔚蓝中拉了回来。

   “什么?”

   “我说,下次视频吧?”

   “视频?”

   “恩,同学说这样很方便,同时能看到图像和声音而且不用花钱。”

   “重点在不用花钱吗?”

   “不,不是啦。”年轻人挠了挠头,想见见你这种事又怎么说的出口。“总之试一试吧。对了,我有寄明信片过来。虽然还有段时间才到,不过先告诉你一声比较好。”

   “恩。”利威尔只是希望年轻人能贴够邮资,邮差先生能看懂他写的蝌蚪文就好。

   从那以后利威尔便时不时的去查看邮箱。邮箱里积着厚厚的一层灰,作为被时代抛弃的证明。利威尔总想径直走过,但最终还是又绕回来。

   “又没有吗?”利威尔“嘭”的一声关上邮箱门,嫌恶的用手挥开扑出的灰尘。不是真的看不懂字被扔了吧?

August

   “能看得到吗?”

   “你是被人贩卖了去做苦力了吗?”利威尔看见变得又黑又瘦的年轻人在电脑屏幕上挥了挥手。

   “这边的太阳比那边强的多,而且总是外出的缘故吧。利威尔倒是没怎么变呢。”年轻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废话。”

不知为什么,两人说完便沉默了。

  “老家伙还好吗?”

  “Ruth教授吗?恩,身体很健康,精神也很好。他还说想见见你呢。”

   不,想起他用特有的声线说着“小利威尔”还是算了吧。

   沉默。

  “明信片到了吗?”

  “没有。”想起铺满灰的异次元邮箱,利威尔不禁皱起眉。

  “诶?差不多快到了。”

  “是字太丑被扔掉了吧。”

  “我有一笔一划好好写啦。”

   又是沉默。

这不是都不能好好说话吗,而且延迟的画面和声音的不一致也让利威尔烦躁不已。就在这时屏幕那头门嘎吱一声,一位年轻的女子推门进来。仔细一看,金发碧眼绝对的美人。她向屏幕望了一眼,和年轻人说着什么。年轻人也看了利威尔一眼,摆了摆手,转过头对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两人说了什么,一同开心的笑起来。

   喂喂,这两人在搞什么。这女的又是谁?

   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传了过来。

  

  “艾伦,来尝尝我刚做的饼干吧。唉~这是谁,好可爱。是艾伦的兄弟吗?”

  “不,不是啦。”

  “是我的恋人。”

  “唉~好棒,要好好在一起啊~”


   这小子。

   目送女人离开后,年轻人忽的感受到背后一阵恶寒。

  “利威尔?”

  “她是谁?”

  “你说Lisa吗?是房东太太啦。难道说,”年轻人意识到什么顿了顿”你吃醋了?”

  “你在说什么蠢话。”

  “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啦,和老公也十分的恩爱。所以不用担心。”年轻人看利威尔脸一黑慌忙解释道。

  “下次还是打电话吧。”

  “诶?为什么?”

  “这样根本就不能说话。而且,你不是也已经见到想见的了?”利威尔看着被自己说中的年轻人红着脸放弃的点了点头。

   不过,偶尔这样也不错。毕竟自己也听到自己想听的了。


   又过了两天,明信片到了。正面是一张照片,血红的太阳正从海平面上冉冉升起,阳光洒满整片大海。波光粼粼,让人炫目。背面意外的只写下了一行字。

   “多希望此时此刻你也在这里。”

    等回来以后,带他去看海吧。利威尔顺手把明信片夹在一旁的词典里,默默想着。


—TBC—

     感谢喜欢的同志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