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hing反应

"March soldier,March forward."

微博@MrHippocampus
欢迎调戏(●°u°●)​ 」

©Cushing反应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 Jet Lag (6)

*来首BGM吧 ,一起食用更佳,请务必试试看。理由请看最后。(注:只有在博客里点开才会有播放器显示,好麻烦。)

思ひで (深夜食堂op)

http://www.xiami.com/song/1769278329?spm=a1z1s.3057849.0.0.nqM7b1 

Oct


“咳咳。”

“咳咳。”利威尔竭力控制自己,但是令人烦躁的声音仍然抑制不住从喉咙发出。

可恶。头好痛。每一声咳嗽都牵拉着神经,刺激着头隐隐作痛。喉咙的烧灼感也让他十分不舒服。

“利威尔?“韩吉把一杯热水放在桌旁,凑近他的脸问道。“你还好吧?”

“喂,靠太近了。”声音沙哑的利威尔自己都快认不出。

“喂喂,这不是发烧了吗?”利威尔甚至都没有力气躲开韩吉伸出的手。“你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啊?”

利威尔从小到大很少生病,就连感冒也很久没来拜访。除了这次。

除了这次趴在桌子上睡了一夜。

那晚他不得不为了完成一个重要课题工作到深夜。

熬夜对利威尔来说是常有的事,这倒没什么,麻烦的是自从年轻人搬来后总是有各种借口陪他到深夜。

“小鬼这时候就该上床睡觉了。”利威尔看着年轻人抱着一摞书放在桌上。

“明天的课还没预习,再说我已经20岁了。”说着年轻人在他对面坐下,翻开了书。看来打算无视他说的话。

利威尔看了眼已满是红笔标记的书,叹了口气。

橘黄的灯光下只听见敲击键盘和时不时翻书的声音,他们俩就这样陪伴着彼此度过深夜。

当然,有时利威尔会发现翻书声渐渐停止。抬头就看见年轻人趴在桌上睡得正熟,本想踹醒他的利威尔也只好起身把毯子披在他身上,自己又继续工作。

回过神来,利威尔已经盯着桌子看了好一会。桌子被收拾的整齐干净,但总觉得少了什么。少了一摞书,少了陪着自己却总是睡着的年轻人,少了耳畔清晰可闻的规律的呼吸声。橘黄的灯是屋里的唯一光源,其他东西都埋入黑暗。利威尔有一瞬间甚至觉得世界只有自己,而年轻人从来没出现过。

他闭上眼捏了捏额头,努力让自己想着手头上的工作,把不悦的想法赶出脑子。

他不知道自己工作到几点,只知道自己在桌上浑身酸痛的醒来,并且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利威尔,你最好还是回家吧,不然过劳死了我怎么和艾伦交待。”利威尔看着韩吉不顾瞪着她的自己,麻利的帮他收拾好东西。

“请假的事就交给我。欠你的人情我就算还清了~”

这个混蛋四眼。。。


还好家里备有常用药。年轻人在搬来的第一天就在家里添置了药箱。

“这真不像你这个年龄会做的事。”利威尔抱着手靠在门边看着年轻人往药箱里添置药品。

“毕竟老爸是医生嘛。”年轻人把药箱关好放到抽屉里。“这样就行了,如果我不在,需要时记得药箱放在这里。”

“不,”年轻人忽然否定了自己,站起身靠近利威尔,蹭了蹭他的脸颊。“最好一辈子都用不上。”

利威尔拿起药瓶,终于派上用场了么。服过药后他便沉沉的睡下了。


“铃铃铃。”

“铃铃铃。”每一声刺耳的铃声都刺激着利威尔的神经,头又是一阵阵刺痛。

“铃铃铃。”摸到手机的利威尔正准备按下关机键,不经意瞄到来电显示。

“艾伦.耶格尔。”

这小子越来越会挑时间了。他犹豫了一会,按下通话键。

“喂喂,利威尔吗?”电话那头传出年轻人爽朗的声音。

“。。。”没有任何声音。


张开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利威尔又张了张嘴尝试发声,而所有音节仿佛都卡在了喉咙里,透不过来。

可恶,失声了吗。

“利威尔?怎么了?利威尔?”等了一会却没听见任何声音的年轻人似乎有些慌乱。

啧,真是麻烦的小鬼。

如果平时的声音不行的话,咳嗽应该可以吧。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利威尔用力朝着话筒咳了两声。

“咳咳。”咳嗽声倒是很清晰。

“你生病了吗?”年轻人赶忙问。

“咳咳。”利威尔只好又咳了两声以示回答。

年轻人停顿两秒,似乎在思考什么。“这样吧,你用手叩击听筒。一声表示‘Yes’,两声就是‘No’”

好麻烦,虽然这样想着利威尔还是用手敲了下听筒。

“嗒。”(好。)

“严重吗?”

“嗒嗒。”(不算。)

“是感冒了吗?”

“嗒。”(恩。)

“有好好吃药吗?”

“嗒。”(恩。)

电话那头忽然沉默,过一会传来年轻人自责的声音“抱歉,这种时候没在你的身边。”

利威尔没想到年轻人会这样说,只好敲击了两下。

“嗒嗒。”(我没事。)

“那,我唱首歌给你听吧。是我新学会的一首民谣。”

这时候不应该让病人好好休息吗,利威尔虽然这样想但听见年轻人兴奋的声音只好随他。

“嗒。”(好。)

年轻人清澈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这首曲子他并未听过,从所唱的歌词可以听出这大概是和牧羊人有关的故事。

年轻人悠悠的哼唱着,利威尔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床上,闭上眼。仿佛他正躺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身上被草扎的微微刺痛。一阵风吹过,空气里便满是青草的气息。不远处的风车正慢慢悠悠的转着,甚至还能听到木头发出“嘎吱”的声音。天空仍然蓝的无垠,云朵飘得很低,好像抻出手就能揪下一朵。而年轻人正躺在他身旁,为他歌唱。

利威尔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头痛缓解了许多。

“怎么样,还不错吧?”唱完,年轻人期待的问。

“嗒嗒。”

“诶?走音了吗?”

“嗒。”

“不是吧,我学了好久啊。教我的阿姨都说我唱的不错。难道是电波干扰?”利威尔想着年轻人一脸郁闷的表情,不禁想凑过去揉乱他的头发。

“我要准备上课去啦,你好好的睡一觉吧。”

“嗒。”(好。)

利威尔等着电话挂断,却听见年轻人仍在说着什么。

只有三个单词。明明平时听着就腻烦的三个字眼,现在却顺耳了不少。

年轻人正打算挂断电话,却意外的听到敲击话筒的声音。

也只有三声。“嗒,嗒,嗒。”

利威尔不知道年轻人因为红着脸呆呆的看着手机的样子被路过的同伴取笑了很久,年轻人也不知道这首曲子始终回荡在利威尔的脑海里,一觉无梦。


---TBC---

有些东西反而用其他语言和声音才敢表示出自己的真实感情啊。



Thanks for reading.


写于一个月之后:关于BGM,喜欢“深夜食堂”的同学自然不会陌生。但是我刚刚才发现这首曲子竟改编自爱尔兰民歌,而且歌词刚好和自己脑补的不谋而合,好棒。

*君が吐いた白い息が 〔你呼出的白霧〕
今ゆっくり風に乗って 〔此刻緩緩地隨著風〕
空に浮かぶ雲の中に  〔於天空的浮雲裏〕
少しずつ消えてゆく  〔一點一點的消逝〕

遠く高い空の中で  〔在遙遠的高空〕
手を伸ばす白い雲  〔白雲伸出了手〕
君が吐いた息を吸って〔吸了你呼出的白霧〕
ぽっかりと浮かんでる〔繼續飄浮〕

** ずっと昔のことのようだね〔似是遙遠往昔的事〕
川面の上を雲が流れる  〔雲在河上流淌〕

照り返す日差しを避けて 〔躲避著日光的反射〕
軒下に眠る犬      〔屋簷下沉睡的狗〕
思い出もあの 空の中に 〔往事也在那天空中〕
少しづつ消えてゆく   〔一點一點的消逝〕

この空の向こう側には  〔在這天空的另一頭〕
もうひとつの青い空   〔還有一片青空〕
誰もいない空の中に   〔在無人的天空裏〕
ぽっかりと浮かぶ雲   〔浮雲飄蕩〕

(repeat **, *)
少しずつ消えてゆく  〔一點一點的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