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hing反应

"March soldier,March forward."

微博@MrHippocampus
欢迎调戏(●°u°●)​ 」

©Cushing反应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 Jet Lag (7)

Nov


好臭。

周围全是浓烈的腥臭。利威尔用手捂住鼻子,一股温热粘稠的液体却沿着脸滑下。

这是哪里,怎么回——

想不起来,头痛的像要裂开,大脑一片空白。

有什么东西在附近。是人。不,是尸体?准确来说是尸块。无数的残肢,内脏,肉块散落在地上,污秽的红色液体正渐渐蔓延开来。

他尝试着站起来,却感受不到脚的存在。他下意识的低下头。

“...”

他的身体被拦腰劈开,下半身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什么东西从裂口处漏了出来,那是,自己的内脏和肠子。


“兵长?”

有什么声音。

“利威尔兵长?”

有谁在摇晃他的身体,头随着幅度而一阵阵刺痛。

他睁开了眼,一片光亮。

“你醒了?”有谁在他耳边说话,声音异样的熟悉。

眼前的光晕过了一会才逐渐消散。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年轻人的脸,不,有哪里不对。利威尔眯起眼睛打量着穿着陌生服装的年轻人,那是一张比现在的年轻人更加年轻的脸。

“没想到兵长居然能醒过来呢。”年轻人说着把蜡烛放在木质的桌上。

兵长?是说我吗?利威尔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努力想坐起来,却发现浑身无力。脖子忽然碰到什么冰凉的东西,蜡烛摇曳的光在上面跳跃着,那是一把匕首。

“你为什么要醒过来呢?”年轻人用匕首抵着利威尔的颈部,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血管在刀刃下剧烈的搏动。“兵长要是一直一直睡下去不醒过来该有多好。”

这是怎么回事。这小子在莫名其妙说什么。利威尔想说什么,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现在我不得不杀了你了。”年轻人像没发现利威尔的异样般继续说着。

利威尔想抬起手狠狠给年轻人一拳。但身体却不像自己的一样,无法控制。

抵在脖子上的力道加大了。

可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要被杀了吗?还是被这小子?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

利威尔的头又剧烈的痛了起来,抵在脖子上的冰凉却消失了。

“果然还是下不了手啊。”年轻人笑着叹了口气。“也许这样会好一点。”

利威尔看着年轻人把匕首塞到自己手里。

他想干什么?

年轻人在床边坐下,举起了利威尔的手,把匕首对准了自己心脏。

什么?!

“没办法。我果然杀不了兵长啊。”年轻人对着利威尔笑了笑。“所以这是我的选择。”说着年轻人紧紧握住利威尔的手臂,朝他靠过来。

不...不要。利威尔疯狂的想推开年轻人,但身体仍旧一动不动。

两人的距离渐渐缩短,匕首划开薄薄的衣料,穿过年轻人不怎么强壮的肌肉,颤抖着刺进心脏。

“这样就好。”利威尔看着年轻人的嘴唇动了动。握住自己手臂的力气渐渐消失,就这样倒在自己怀里。

“艾伦?”

没有人回答。


利威尔喘着气叫着年轻人的名字醒来时,天仍然黑着。身下的床单被自己流下的汗浸的一片潮湿。

又做噩梦了么。利威尔尝试回想梦的内容,却引来一阵刺痛。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经历噩梦,虽然距离上次梦魇已隔了很长时间。还记得那次他在噩梦中挣扎醒来,吵醒了睡在一旁的年轻人。

“怎么了?”年轻人撑起头,睡眼惺忪的看着他打开床头灯。

“没事,只是一个令人恶心的梦。”利威尔捏了捏隐隐作痛的额头。

“利威尔也会做噩梦吗?”年轻人忽然来了精神,坐起来仔细端详他,像在研究什么。

“好痛。”利威尔对着越靠越近的脑袋爆了个栗子。

“废话。睡觉吧。”踹了一脚正疼的滚来滚去的年轻人,利威尔把灯关上,重新躺下。

刚闭上眼,就被身旁人拉到怀里。

“喂,现在可不是发情的时候。”利威尔想推开抱住自己的手,那双手却收的更紧了些。

“小时候我也经常做噩梦,妈妈总会这样抱着我。”说着年轻人调整了自己的姿势,把利威尔靠到自己胸口。

“咚。咚。咚。”耳边传来了一颗健康有力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利威尔就这样静静听着,心脏跳动的比正常稍快。

“怎么样,好点没?”年轻人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好吵。”虽这样说,利威尔也没有要挪开的意思。

没办法啊,一靠近你就会这样。年轻人把微烫的脸埋到怀里人的头发里,鼻孔满是洗发水的清香。


就这样在黑暗里愣了好一会,利威尔才回过神。

“艾伦。”他对着黑暗叫了一声。

...

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


---TBC---


快完结了。。。好像现在也没人看了QAQ


总之,谢谢看到现在的你。

P.s Jet Lag是中篇来着,虽说每个短篇都可单独阅读,但这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喜欢的同学可以从第一篇开始,博客里都有。说写的短好伤心QAQ,写一段想一个小时的废柴伤不起。总之,文章不在短,在于心啊。不过,下篇估计就是完结篇了吧。应该会爆字数(吧)最后,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关于利威尔梦境的解析(诶?有种东西?)请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