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hing反应

"March soldier,March forward."

微博@MrHippocampus
欢迎调戏(●°u°●)​ 」

©Cushing反应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Night—

*脑洞崩坏

*利威尔和艾伦两人虽懵懵懂懂,但明白对方的心意。

艾伦敲了敲门,没人回应。他一如往常的说了声“打扰了”便推开了门。白色整洁的房间很符合那人的要求,只是有点过分安静了。艾伦往床上望去,那人躺在上面一动不动。他忽然有点心慌的走到床边,下意识伸手探了探。一阵微弱却带着温热的气息扑在他的手指上。还好,看来只是睡着了。他松了一口气坐在床边的凳子上。

从窗户射进的阳光刚好照在那人脸上,把苍白无血色的皮肤照的近乎透明。这让艾伦产生了某种错觉,他正在消失。

人类与巨人的战争在那次惨烈的战役中告一段落,人类以巨大的牺牲换来了暂时的和平。谁也不知道这是否是最后的一仗,只知道他们牺牲了太多太多,包括人类最强。

艾伦曾一度以为失去了他。在那场战役中,艾伦的力量是取胜的关键。所以他临时脱离了利威尔班,直接接受团长的指示。在看到战争结束的信号弹时,艾伦才发现再也找不到熟悉的身影。埃尔文团长在得知利威尔班全灭,利威尔兵长下落不明的消息,搜索三天未果后便宣布放弃搜索的任务。艾伦明白一场战争的结束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特别是所剩的人寥寥无几。他不知道埃尔文下命令时是怎样的心情,只听说从那之后团长再也没合上过眼。

找到他的士兵正要把残肢断臂扔到火里,忽然看到尸堆里滚落了什么。走进一看这才发现已经失踪了5天的利威尔,天知道他是怎么活了下来。当艾伦拖着尚未复原的脚,又摔了个鼻青脸肿才终于挪到利威尔病房。团长和韩吉已经先到了,当他走进才发现气氛不太对劲。他们脸上有种说不出的东西让艾伦有种不祥的预感。

艾伦急于靠近却被韩吉挡住。“艾伦,你最好还是。。”她头上的伤口还在渗血,一圈圈缠在头上的纱布又被染红不少。他并没有听她说完便推开了她。

终于看到躺在床上熟睡的利威尔,艾伦松了口气。什么嘛,这不是好好的吗。随即想去握住那人的手却抓了个空。

什么。

艾伦掀开被子,那里本应是胳膊的地方只有空荡荡的袖管。艾伦只是愣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像在熟睡的利威尔,然后他又意识到了什么。盖着利威尔下半身的被子微微塌陷。他甚至都没有勇气再去掀开被子,只是顺着塌陷的地方按了按。

不。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他失去了整只右手和左脚。


从那之后利威尔一直都在沉睡。艾伦虽然仍在接受韩吉的实验,但只要有空就会跑来病房。有时会唠唠叨叨的对他说今天做了什么,吃了什么;有时会带上一本书坐在床边给他念上几段。他不知道挑选的书是否合利威尔的口味,有几次还故意挑了几本无聊至极的读物。他只是希望读着读着能听到熟悉的声音对他说“艾伦,闭上你的嘴。吵死了。”有时也能遇到团长。他只是静静的站在床边看着利威尔,什么都不说。每次看到艾伦进来他便帮利威尔掖好被角。对艾伦说声“辛苦了。”后便默默离开。

没有人认为他会一直睡下去,所有人都在等他醒来。


他醒来的那天,艾伦正在帮他擦拭身体。除了几处仍缠有纱布,其他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愈合。这是一个好的迹象,他的生命力正在恢复。艾伦抬起他的左手,这只手比自己的稍小,却布满了厚厚的茧。指甲有些长了。看来下回要带上修剪工具才行。他想起记忆里那双手曾持剑站在他面前,身后的自由之翼无比耀眼。也想起那双总是干净整洁的手揉乱自己的头发,留下温暖的余温。艾伦忽然很想哭。他紧紧握住那只手,把它贴紧脸颊跪了下来。再也无法抑制眼泪的就顺着那只手流下,打湿了袖口。

艾伦忽然察觉握着的手动了动。在他怀疑这只是自己的错觉时,那只手竟蹭了蹭他的脸。身旁有熟悉的声音传来,微弱却很清晰。

“小鬼,哭什么?我不是还活着么。只是大概,”声音顿了顿又接着说。

“无法抱着你了。”


-------------------------------------------------

可能待续


写在4天之后:其实这篇打算把少爷写死的,但终究没下得去笔。还打算写另一篇HE,都已经写好在桌面想想也许这样也好。所以这篇的名字叫Night-,另一篇叫-mare.现在看下来这也算一种HE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