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hing反应

"March soldier,March forward."

微博@MrHippocampus
欢迎调戏(●°u°●)​ 」

©Cushing反应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Cold Eyes

*以下设定和剧情来自电影《监视者们》(Cold Eyes/감시자들)

*非常喜欢电影的设定和开头的剧情所以就私心把他们换成了艾伦和利威尔就当是练笔了。喜欢的同学也可以去看看。

————————————————————————

他把帽子戴上,往耳朵里塞进没有任何声音的耳机把手揣进衣兜里。幸好天气渐凉,人们只会把他看做一个正值青春期的阴郁少年。他眯起眼看向前方,有了。5米不到,黑色短发,黑色西装。他低下头巧妙的避开往来的人群跟了上去。

他不紧不慢的走着,不断调整和那人保持着相同的速度。目视前方,时不时用余光确认那人的方向。其实要紧紧盯牢他着实有些困难。那人身材不算高大,一个微胖的大叔就能把他遮的严严实实更不用说穿梭在人群高密度的商业区。再加上一身毫不起眼的黑色西装,随时都能把他跟丢在人海里。不过没事,我做得到。他的自信心正在莫名膨胀。

那人在不远处的十字路口停下,等待信号灯。身边扎着马尾的青年正用口香糖吹出一个粉红色的泡泡。看来我得和他拉远点,他想。啧,糟糕。趁他愣神的时候,那人竟转了个身朝他走来。绿灯亮了,人群开始向前涌动。他定了定神,装作那些个目中无人的叛逆少年向前走去。在彼此擦肩的瞬间,他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继续走了几步没察觉到异样的他迅速转身,金色的眸子不停转动搜寻那人的身影。

可恶,跟丢了吗?在他开始慌了的时候忽然看到了那个身影。那人在报刊亭前,正拿着一份报纸。哦,感谢上帝。他暗暗松了口气。我以后天天都来这买报纸。他边想边跟着那人进了地下通道。在正值上班高峰的地下通道里保持着和那人相同的距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好,拉的太远了。就在他加快步伐的时,一个行色匆匆的女人撞到了那人的肩膀,怀里的报纸散落一地。女人并未停下反而快步离开。他只好减慢了速度,险些被抱着公文包的大叔踩到。目光回到那人身上时,那份报纸不见了。是没有捡回来么。但他没空考虑这些问题,前面就是出口了。

他第一次觉得地面上的空气如此新鲜。那人顺着街道走进了一家咖啡店。他边装作被橱窗里的蛋糕吸引边抬起头向里面望去。那人拿起笔,好像写着什么。他看着笔杆在空中挥舞几圈,停了下来。那人利落的扯下那张纸,朝里面走去。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他别无选择只好推门走进咖啡店,他看到柜台上的本子了。上面写着客户留言录。在他刚碰到那本子封面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请问要喝什么吗?”

他抬起头对正在询问自己的服务员小姐笑了笑,“一杯拿铁,谢谢。”

隔着那人两个桌子的距离他坐了下来。接过服务员递来的咖啡,他边假装咽下边偷瞄坐在窗边的男人。男人正一手托腮望向窗外。利落的短发,凌厉的侧脸和一双不羁却泛光的双眼。这样的人会有什么样的故事?想必每一个都是传奇。他看着他竟出了神,连那人望向自己都没发现。当他回过神来,吓的把滚烫的咖啡吞进了气管里。

“咳咳,咳咳。”我脑子有病吗,在这时犯傻。他掏着包想找到纸巾,却看到眼前出现了一方白色手帕。这年头居然还有人随身带手帕?这是他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

“真是难看啊。”男人把手帕扔在桌上,坐了下来。他想反驳点什么,但想到自己鼻子嘴巴流出咖啡的样子还是作罢。

“那么,说说看。”男人抱着手,头微微一点,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他用指甲挠着手,吸了一口气。“恩。青年男性,身高1米60左右。身穿黑色西装白色衬衫。7点30分从卜兰公寓出发;7点40分,在西德路口停下。7点41分,朝反方向花西街移动。7点45分,在地下通道前的报刊亭停下,买了份"每日邮报";7点48分进入地下通道;7点50分被人撞到;7点52分,走出地下通道。7点55分,走进名叫“ Freiheit”的咖啡厅,在柜台的客户留言录上留下字迹,”他从衣兜里拿出了揉成团的纸“然后点了美式咖啡,不加糖不加奶。完毕。”

“你就只有这点能耐么?”男人并没有看他,用一个奇怪的姿势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他愣了一下,挠着手继续说道,"在十字路口站在您身旁嚼口香糖的青年男性,身高一米八左右。金色头发扎着小辫,高鼻梁;身穿蓝白格子衬衫背着黑色运动包,牛仔裤左侧破了两个洞;报刊亭里的年轻人坐高估计一米八以上,黑色头发黑色瞳孔。咖啡色夹克里面是格子衬衫。撞到您的年轻女性,身高一米六左右。栗色齐肩短发,金色瞳孔。身穿黑色套装,呃,黑丝袜。"

“呵,还不赖。”男人终于抬起头看着他,放下咖啡杯。

“但是,还不够。”

什么不够?他又回想了一遍,在脑海里做过标记的地方核对着,打上勾。检查完毕并没有遗漏的地方,他只好一脸疑惑的看着不耐烦的男人。

“我大发慈悲给你个提示吧,消失的东西。再给我想一遍。”

他加大了抓挠的力道,手已经破了辣辣的疼他也没有停下。闭上眼,再想想。人群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站在一旁。不同的脸,不同的衣服。不是那,快进。再快进,他自由控制着属于自己的时间。等等,就是那,停下。在匆忙离开的女人身后,伸出了一只手。

“报纸。是报纸。”他猛地睁开眼,兴奋的对男人说道。

“然后呢?”显然男人并不满意这个回答。

他只好再一次回到自己的脑子里,报纸,报纸。去哪了呢。穿着灰色西装的手捡起了报纸,然后去哪了呢。他睁大眼想要看清站起来的身影却被周围的行人挡住。他尝试快进,可毫无帮助。可恶,到此为止了吗?真是不甘心。就在这时他看到了那时的自己望了一眼险些踩到自己的大叔。看到了什么,自己看到什么。快想起来,他催促着自己。模糊的图像渐渐清晰起来,穿着灰色西装的大叔夹着的公文包里塞着份报纸。带着脚印的“每日邮报”。

“褐色短发一脸不爽的大叔,身高一米七左右。灰色西装,黑色牛皮制公文包。”

他一口气说完,满脸期待的望着对方。男人没说话只是盯着他快流血的手。

“那是强迫症么,真恶心。最好把它给我改掉。”

他只好把手揣回兜里,试探的问道“怎么样?”

“Bingo.只是,”男人一口气喝干了剩下的咖啡。

“只是什么?”

“那个大叔年龄还没大到你叫他叔叔的地步,按理说你应该叫他哥哥。”

他只顾着稳住差点打翻的杯子,从而忽略了塞在男人耳朵里的无线耳机爆发出的一连串笑声。男人说了句收队,便嫌吵的摘下耳机站了起来。意识到正盯着自己一脸忐忑的青年,他叹了口气说道。

“明天不要迟到。”

目送着男人离开的背影,艾伦松了口气。这就是传说中犯罪监视班的利威尔班长么,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他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看到了桌面揉成一团的纸。他把纸展开,取出随身带的铅笔描了起来。终于看到那几个字时笑了出来。

“明天来上班,迟到就宰了你。”

-----------------------------------

隶属利威尔班的四名成员,积极参与了对新人菜鸟的考核并表示意犹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