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hing反应

"March soldier,March forward."

微博@MrHippocampus
欢迎调戏(●°u°●)​ 」

©Cushing反应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 Limbo

          和象征着阴冷的黑暗相比这个角落意外的安静温暖,艾伦只能看到周围散落着几把椅子,其余都淹没在了黑暗里。
        他察觉到对面椅子上有人,却看不清是谁。这个坐姿怎么说都算不上优雅,看来坐着的人只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随意的搭着,从腿的长度和脚的大小来看这人并不是很高,但紧身的灰白色长裤却勾勒出藏在布料下精瘦的肌肉。裤管下露出苍白的双脚在黑暗之中有着种异样的独特美感。
       艾伦伸出了手,他能感受到那人脚趾尖传来的凉意和一阵不易察觉的颤抖,接着他抚摸过紧实的小腿,然后伸出手指沿着大腿,向上,再向上。
起初这个充斥着情欲的画面只是让艾伦感到惊讶,除了自己毫不犹豫伸出的手,还有这个动作本身带给他的感觉。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熟悉和怀念,就像是呼吸,亲吻,饥饿和做爱一样自然和必需。而随之而来如溺水般的悲伤几乎让他透不过气。眼前这个人和他的每寸皮肤都如此让他留恋却又让他小心翼翼,仿佛每一次触摸都会让他在自己指尖碎成灰烬。艾伦忽然隐约明白了这莫明悲伤的源头,他并不在乎自己是否还能呼吸,更不在意还能不能感受到饥饿。他失去了他,然后丢失了自己。



       他还是看不清那人的脸。




        眼前的光也暗了下去,艾伦想站起来,想跑出这里身体却一动不动。或许这样也不错,或许这就是结局,他放弃了挣扎。默默的等着,等着黑暗把自己也吞噬殆尽。

         出现在黑暗里的是一只手。

          那人向他伸出了手。

         那手比想象中还要凉些,艾伦握着在自己手里渐渐温暖起来的手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再也无法抑制的情绪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这种弥漫了整个宇宙的悲伤仿佛整整在一只气球里压抑膨胀了几个世纪,终于找到了个口子喷涌而出。他好像退化到了咿呀学语的婴儿,只能用哭来表达自己所有的感情。
       "哭什么,小鬼,脏死了。"
        那人嘴上说着,却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哭的撕心裂肺的孩子的头。



        艾伦猛的惊醒过来,喉咙涩的发干,太阳穴突突的跳着,梦里的一切如潮水般向他涌来又迅速的褪去。艾伦摸了摸眼角并没有哭过痕迹,他还清楚的记得梦里哭的几近崩溃的自己却不知为何哭泣。而关于梦里人却没有残留任何记忆,只剩下些梦里未发泄完毕的淡淡悲伤。







--------------------------------------------------------

        “喂,再不起床就迟到了,你不是下午还有课?”
         艾伦翻了个身看着利威尔正插着腰站在床边盯着自己。看着那人簇起的眉头,干净的白衬衣,整齐挽上的袖子他怔了怔,松了口气。伸出胳膊把正瞪着自己的那人拉下来,抚平眉头,然后轻吻。
“马上就起,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End]




…………因为中午做梦梦到少爷,所以起尸爆肝混了个更。这文里大部分就是我做的梦,所以各种混乱和没条理,请见谅。大概可以看成前世的艾伦和兵长在梦里重逢,现实的艾伦和利威尔幸福生活的故事吧……摸大腿那里估计是性暗示没跑了(羞),但后来握着少爷的手哭的稀里哗啦的是真不懂了,醒来眼角还有泪真是简直了,这就是对少爷爱的深沉啊嗯。
一年没写东西手生狗屁不通请谅解(。-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