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hing反应

"March soldier,March forward."

微博@MrHippocampus
欢迎调戏(●°u°●)​ 」

©Cushing反应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Heads on a science apart .(未完)

*电影相关第二弹(你这是要出成个系列么)这回的剧本和灵感来源于电影《Donnie Darko》一部看懂的人不多却非常有意思的电影。

*关于设定,往下看吧。

——————————————————————


艾伦.耶格尔正躺在阁楼的床上,细细的读着一本大部头书籍。书的名字叫《数学次元》,哈佛大学知名教授编写。被视为数学“圣经“的这部经典著作,内容从古希腊时期一直延伸到近代人为了了解球面天文学所作的努力,可谓十分充实丰富。当然,他并不是天才也不是书呆子。艾伦和所有处在青春期的高中男生一样,床底下的异次元里除了塞着各种电玩游戏外还有几本过期的“花花公子”。他和17岁的男孩一样,不知道将来要做些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要去上课,学那些除了应付考试以外基本没什么用的东西。但他还是会按时出现在课堂上,听着老师们催眠般的声音缓缓进入梦乡。

直到遇到那个人。

艾伦以前的数学老师是个56岁的单身老男人,梳着经典的中分戴着金丝眼镜。讲起课来有让学生5分钟内入睡的奇特能力。有人甚至把他讲的课偷偷录下,治好了他爸爸的失眠。当他得了重病不得不辞职的消息传遍全校的时候,所有人在替他难过的同时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加倍期待新老师的到来。

 

“新鸟师似男还似女呢?”萨沙咬着面包含糊不清的问道。

“是女的。相信我,我刚路过教师办公室。”莱纳的消息立即在男生间引起了一阵骚动。

“长得漂亮吗?年龄多大?胸大吗?”康尼在一旁插嘴道。

“你们真是无聊啊。”让拍开康尼压在书上的手,瞪了他们一眼。

“艾伦你觉得的呢?”连阿明也放下手上的书转过来,艾伦只好笑着说“男的吧。”

“那必须举行欢迎老师的仪式了。”说着莱纳站起来朝黑板走去。

喂喂,不是你说是女的吗?艾伦还没来及说什么就看到莱纳拿起了黑板擦。所谓仪式说白了就是对新老师的下马威,对男不对女。门开一条缝,门边放好沾满粉笔灰的板擦。真是土到渣的恶趣味。

上课铃响了,全部人都屏住呼吸,拭目以待。听到走廊里响起的是普通的脚步声而不是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时,一半男生萎了下去。而另一半正兴致冲冲的盯着门缝。艾伦看到映在门上的影子越来越近,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推开了教室门。就在全班的目光正跟随着黑板擦,准备在后一秒爆发出嘲笑声的时候,黑板擦不见了。

准确来说,那人在推开门的瞬间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迅速抬起脚把正在下落的黑板擦踢了出去。动作快的谁也没看清。黑板擦在空中打了几个旋,精确的从5楼的窗户飞了出去。身穿黑色西装的人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地走进教室,在目瞪口呆的学生面前啧了一声拍掉了裤脚的粉笔灰。

 

“利威尔”

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熟练的写下了艾伦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花体字,算是自我介绍。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新的数学老师。”他环视了一圈什么也说不出口只顾盯着他的学生们拿出了名册。

“莱纳.布朗。”

“在,在!”莱纳站了起来,艾伦甚至能看到一滴汗从他鬓角划落。

“去把黑板擦找回来,找到了再回来上课。”

“是,是!”莱纳在同学们同情的眼神里迅速的溜出教室,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接下来,”说着利威尔把数学书扔到一边,拿起粉笔画出了一个标准圆。“我们开始上课。”


大概从那时起,自己的眼神就很难从他身上移开。想认识他,靠近他,触碰他。艾伦头一次那么渴望了解一个人,他很难说清这是为什么。在那瞬间他看到了另一个世界,如此凛冽深邃的存在。从那以后,他再也不会在数学课上睡着而是专注的看着利威尔一笔笔写下那些漂亮的公式。拿着粉笔和身高不搭的细长手指,手臂伸长时露出的那截白暂手腕,讨厌粉笔灰而轻轻蹙起的眉头和在写字时微微颤动的黑色发梢,甚至是空气里随着他呼吸而浮上浮下的细小纤维。他把每一个细节都看到眼里,然后默默的刻到自己心里。拜这所赐,艾伦的数学成绩也开始突飞猛进,对数学的兴趣也日渐浓厚了起来。遗憾的是就算这样,他和利威尔的关系现在也仅限于学生和老师而已。

 

他在草纸上的最终答案上画了个圈,便翻到大部头的最后几页查找正确答案。房间安静的只听见哗哗的翻书声,这不奇怪。艾伦的老爸去国外参加精心准备了一个月的研讨会,老妈带着早已放假的姐姐三笠去了婆婆家。而艾伦因为还有课业便留了下来。他仍记得在看到老妈终于把不愿离开的三笠塞进车后座时,自己重重的松了口气。


“Bingo.”虽然废了点时间,但结果还不错。艾伦瞄了眼柜子上的闹钟,时间已经过了11点。他便心满意足的合上书,闭上了眼。在火车呼啸的路过他们家之前,他还有充足的时间入睡。

除去这一点,艾伦还挺喜欢自己生活的这个小镇。地方不大,却一应俱全。空气清新,风景秀丽。周围有成片的森林围绕,大部分是未经开采的巨大的原始森林。木材便成了小镇主要的经济支柱,一批批的巨大的优质原木通过火车运往世界各地。艾伦家的房子是早已过世的爷爷留下的,精选当地优质木材建的两层楼外带一个精致的小院子。除了靠近铁轨以外没什么缺点。不过这并不算什么问题,末班车时间雷打不动每晚12点。艾伦一家早已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

他打了个哈欠,眼睛已经困得快睁不开了。

 

 

好冷。

手挥舞了几下打算盖上被子却什么也碰不到。

掉床底了么,算了。于是他翻了个身,打算再睡会。

“艾伦?”

“艾伦.耶格尔?”

有谁在叫他,老妈她们回来了么?艾伦迷糊的想着。

“艾伦?”声音再一次从耳边响起,这声音好熟悉。声音也意外的好听,好听的就像是———

在脑海里出现那个名字之前他忽然清醒了过来,睁开眼利威尔正站在一旁抱着手不耐烦看着他。

诶?这是什么情况?利威尔老师怎么在这?在我房间里?

“利威尔老师,你怎么在这里?”他脱口问道。

“我还想问你在搞什么鬼?为什么会在这里?”艾伦还是头回看到利威尔露出这样的表情,困惑加不爽,很不爽。

这时背部袭来一阵酸痛感,他只好撑起身子坐了起来。他看了看周围,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利威尔是在起床时发现他的。那时他正打着哈欠拉开厚重的窗帘,动作进行到一半却僵住了。院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被风刮来的垃圾袋,直到走进才发现是个人。而那个蜷缩在他精心裁剪过的草坪上的正是睡得正香的艾伦.耶格尔。

艾伦终于回过神来,试着将混乱的脑子冷静下来。

首先,这是利威尔家,距离自己家整整两个街区。

其次,他只穿着前晚当做睡衣的蓝色T恤和黑色短裤。

然后,“发现你时,你睡得和猪一样熟。”利威尔的原话。

难不成是梦游?

“你该不是梦游了吧?”正这样想着,在一旁的利威尔把这话说了出来。

看来也没有其他解释。自己以前有过梦游吗?就算有,这次也太夸张了点。我自己下了楼,开了门,闭着眼穿过两个街区,没被车撞死是不是应该感谢上帝保佑?虽然饭前祷告他一直说的是“感谢火鸡”。

“走吧,我送你回家。”

“啊?”艾伦还在恍惚,就被利威尔拖着往街边走去。那里停着的是他经常开着上下班的黑色MINI。

“不,不用了。我能自己回去。”艾伦慌忙摆摆手,停了下来。

“你确定?”利威尔只是停下来,看着他的脚说。

艾伦顺着利威尔的视线望向自己的脚,亲娘啊他竟然连双袜子都没穿。而且脚上因为接触地面而生疼的细小伤口更为刚刚的猜想提供了一条有力的证据。他边这样想着边认命的钻进了利威尔的车。

没有比这更糟的了。艾伦沮丧的想。

直到他看到了自己的家。

 

要不是从这长大他几乎都快认不出这是自己住了17年的家,原本精致的木质洋楼被整车厢的巨木顷刻压垮,破破烂烂的歪斜着。被老妈种上玫瑰的小院子也一片狼藉,彻底报废。这番景象连一旁的利威尔都愣住了,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


#关于《数学次元》,该书收录了古今数学难题。

出自“千禧年三部曲”《玩火的女孩》,是女主角莎兰德(最喜欢的女主角木有之一)爱不释手的一本书。遗憾的是,这本书为作者杜撰并没有真实存在过。


 严格说来,《数学次元》并非教科书,而是一本厚达一千两百页、讲述数学历史的大部头书籍,内容从古希腊时期一直延伸到近代人为了了解球面天文学所作的努力。它被视为数学“圣经”,就如同丢番图①的《算术》在治学严谨的数学家眼中的崇高地位(不论过去或现在)。当她在格兰安西海滩饭店的露台上首次翻开《数学次元》时,便被诱入一个数字的魔法世界。写这本书的作者很懂得利用一些奇闻逸事与惊人的问题寓教于乐。从阿基米德到今日加州喷射推进实验室的数学,她都能理解,并吸收了他们解题的方法。(以上原文出自《玩火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