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hing反应

"March soldier,March forward."

微博@MrHippocampus
欢迎调戏(●°u°●)​ 」

©Cushing反应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Heads on a science apart (The.End)

*这可能并不是一个你期望的故事。

*前篇走这:http://cushing.lofter.com/post/217373_8cb09a (神奇的你们怎么都不看前篇呢,郁闷)

*你会用的上的 The Scientist  Coldplay  http://www.xiami.com/song/2085277?spm=a1z1s.3521865.23309997.2.Q7oEeB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

艾伦烦躁的按下挂机键,心里咒骂了一声。手里握着的手机是向利威尔借来的,手机的主人正在不远处和消防员交谈。

事故的原因仍在调查,但经过现场勘测初步推断大概火车在经过弯道时由于速度过快而造成了脱轨。堆满车厢的原木因为离心力被甩了出去,不偏不倚的砸中了距离弯道最近的耶格尔家。艾伦抬起头看到粗壮的原木已经被吊车移走,他不知道造成事故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也不愿去想。因为他差点死在这里,没人能救得了他。

“怎么样了?”利威尔走到他跟前问了一句。艾伦举起手机摇了摇头。他试着和老爸联系,但不知道为什么电话始终占线。利威尔正要接过时手机响了。

“喂?老爸吗?”

“艾伦?感谢上帝,你没事吧?”艾伦听到老爸在电话里松了口气。

“是我,我没事。只是咱们家的情况不太好。”

“这事我已经知道了。”

“是吗?老妈那边呢?”

“我刚刚和她通完电话,看来她和三笠得在你婆婆家多呆一阵了。该死的会议,我恐怕还得要一星期左右才能回来。不过家里的事保险公司会处理,你现在有落脚的地方吗?”

“暂时没有,不过没关系。我应该找得到--”。话没说完,艾伦注意到站在面前的利威尔向他伸出了手,示意他把手机递给他。艾伦愣了一下,把手机递了过去。

“耶格尔先生,这里是利威尔,艾伦的老师。”

“不,只是碰巧路过。对发生的事,我深表遗憾。在您回来前的这段时间里,艾伦可以住在我家里。”

诶?他在说什么?

“不,这只是身为老师的责任而已。恩,我会转达的。”

艾伦不确定是不是因为自己的遭遇过于突然和悲惨才让利威尔作了这样的决定。大概和身上沾着草屑和泥巴的衣服也有点关系,它们让自己看上去就像个无助的孩子。

他拍了拍衣服,看着利威尔挂了电话。

“他让我转告你,好好照顾自己。”

 

站在封锁线之内的一名消防员大叔正朝艾伦挥手,示意他可以进入现场了。

艾伦穿过一片狼藉的院子,站在曾经是门现在只剩框的地方。其实破损程度比想象中要好一些,原木只破坏了房子的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仍然坚强的站立着。只有自己住的阁楼算是彻底被砸了个稀巴烂。他从废墟里刨出了自己的书包,把能找到的衣服和有用的东西塞了进去。他甚至还找到了假期里怎么也找不到的手机,试了一下竟然还能开机。在他准备离开时,他看到了卡在床板下的《数学次元》。

利威尔正靠在车边等他回来,看着一身灰尘的少年背着书包,抱着一本比砖头还厚的书朝他走来时他不禁皱了皱眉,为他打开了后座的门。

 

两人凑合在餐厅里吃了点东西,等回到利威尔家时已是傍晚。利威尔的家虽然只有一层楼,两个人住倒也不嫌小。艾伦欣慰的发现这个家并没有第二个人生活的痕迹,唯一的问题是利威尔家并没有客房。他正在思考自己睡哪时就被利威尔一脸嫌弃的扔进了浴室。

“洗干净之前不准出来。”利威尔留下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具后便关上了浴室的门。艾伦知道自己的数学老师有着不小的洁癖,自己现在的样子恐怕每看一眼对他来说都是心灵和精神上的折磨。他把脏衣服扔到一边,躺进了浴缸里。水温刚刚好,舒服的他两个眼皮直打架。

他听到了火车的呼啸声越来越近,他想从床上起来身体却分外沉重怎么也动不了。声音越来越近了,他听到了一声巨响然后屋顶塌了下来。他不能呼吸了。

 

艾伦是被洗澡水呛醒的。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醒来时他的半个头已经埋在了水里。他挣扎的爬起来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换洗的衣服。他只好打开浴室门却发现一套干净的衣物已经放在了门口。穿上虽然有些小,但布料却很舒服。

等他来到客厅时,利威尔正在往沙发上铺床单。他惊讶的发现不足2米的沙发变成了一张足以躺下两人的双人床。

“看来推销沙发的毛头小子说的没错,这的确挺实用。”利威尔看上去挺满意。

艾伦走过去帮他把床单扯平铺好,他想对利威尔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话到嘴边只挤出的几个简单的单词。

“谢谢。”

利威尔听到后愣了愣,说了声“早点睡吧”便准备离开,中途想起了什么又转身继续说,“还有,要是梦游的话出去时记得把门带上。”

艾伦看着说这话时一脸严肃的利威尔,扯开嘴角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梦游这事我可拿不准,他心里暗想。只是由衷的希望梦游的目的地在利威尔的床上。

 

这个夜晚意外的漫长,他尝试着入睡却总是被奔驰而来的火车和顷刻塌陷的屋顶惊醒。反复再三他只好悄悄起床开了灯,翻开放在一旁的《数学次元》企图转移注意力。事实证明它并不能改善艾伦的睡眠,但起码让他渐渐平静了下来。

“睡不着吗?”他听到说话声时差点吓得把书扔了出去。穿着一身棉质睡衣的利威尔正拿着马克杯站在他身后。

“啊,抱歉。老师也睡不着吗?”

利威尔用杯子敲了敲艾伦的头,“你以为是谁害的啊?”

“好痛。”

利威尔的卧室与客厅相连,他并没有关门的习惯。最重要的是他睡眠浅,好不容易快睡着,眼前却亮了一片。

利威尔走过来把艾伦怀里的书抽走。艾伦注意到他拿起那本一千两百页的大部头的手没有丝毫抖动。利威尔瞪着他,艾伦知道他现在必须得躺下了于是便乖乖照做。利威尔调暗了灯光却没有马上离开,他抱着那本大部头在沙发前面坐了下来,背对着艾伦刚好替他挡住了灯光。

艾伦注视着利威尔并不宽大的背影,他甚至还能闻到利威尔身上散发出的沐浴露的味道。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能离他如此之近,伸出手就能触碰。但他只是默默的在背后看着他,听着耳边时不时响起的翻书声不一会便沉沉睡去,一夜无梦。

 

第二天艾伦出现在教室时立即引发了一阵骚动,每个人看上去都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光速恐怕都超不过小镇里消息的传播速度。艾伦只好把昨天发生的事大概说了一遍,还好,没有人对他当时不在现场提出疑问。直到利威尔抱着三角板走进教室,围在他课桌旁的同学们才恋恋不舍的散去。

“诶,你有没有注意到利威尔老师的黑眼圈重了不少。”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不过,总觉得更帅啦。”

艾伦听到后排女生的对话,不禁苦笑着挠了挠昨晚被打的头。

 

下课时,阿明抱着书凑了过来。

“艾伦,你没事吧?昨晚听到这消息时可把我吓了一跳,试着联系你可又联系不上。”

“恩。发生的事太突然,手机也没有带在身上。”

“不过幸好没人受伤。你那天晚上到底去哪了,那么幸运竟然逃过一劫。”

艾伦看瞒不住便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他。

“这么说,你现在是在利威尔老师家?”

“恩。在老爸回来之前。”

“昨晚有没有兴奋的睡不着觉?”阿明笑着问他。

“阿明你在说什么呢?”艾伦忽然想起了昨晚近在咫尺的背影,慌张的打断了他。

“你不觉得太巧了吗?”阿明用手托着下巴说着。“出事的那晚,你因为梦游而幸免于难。醒来的时候却在利威尔老师家。”

“的草坪上。但,”

阿明继续说了下去“接着老师和你一起看到了差不多已成废墟的家,觉得你可怜便收留了你。这难道不是老天在帮你吗?”

艾伦无视笑的一脸灿烂的阿明,心想这也太离谱了点。老天爷这是打算把出生到现在的漏掉的愿望一起还给他吗。太慷慨了吧但代价也太惨烈了点。

“总之,说不定这是个机会呢?”阿明话音刚落,上课铃响了。

 

 

当艾伦再一次划掉了纸上的运算结果,终于放弃的趴在桌上。数学真是一个美妙又该死的东西。它能让你欲罢不能也能让你手足无措。就像这道题,看似考的是几何问题实际上却是函数。虽然有了大概的解题思路但总觉得少了重要的条件,他没辙了。

“你可以把A点和P点连起来试试看。”

“啊?”

艾伦抬起头差点撞到正俯下身看着题目的利威尔。他的领口开着,艾伦转过头刚好能看到那对精致的锁骨。目光向上,纤细的脖子自己似乎一只手就能握住,喉结正随着说话颤抖,他甚至能看到皮肤下的那条青色血管正随着他的心跳微微搏动。艾伦忽然觉得嘴巴有些发干。

等他回过神来时,利威尔早已不耐烦的在纸上画出了一条笔直的辅助线。

“啊!”他忽然找到了缺少的那片拼图。

“你就只会说这个字吗?不要把自己的思维困住,我们总是凭借着别人的经验去思考却忽略了自己的直觉。往往最重要的东西你第一眼就能看到。”

利威尔看着艾伦怔怔的望着自己,只好皱着眉拿起笔再为他讲解了一遍。其实艾伦只是在心里默念着那句话。

“往往最重要的东西你第一眼就能看到。”

我知道,因为我在第一眼里看到了你。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除了艾伦几乎每天起床都会被茶几撞到脚趾,偶尔在浴室撞到裸着上半身的利威尔险些摔倒,没有钥匙可怜的坐在门口等待利威尔外。两人的生活过的还算平稳。午饭有学校食堂不用担心,晚饭基本都是利威尔负责,艾伦偶尔打打下手,负责洗碗。就在艾伦觉得他们越来越有老夫老妻的感觉时,他接到了老爸的电话。

 

“你老爸怎么说?”

“他说从朋友那打听到了空闲的房子。暂时可以借给我们住一段时间。”

“在哪里?”

利威尔看了眼艾伦递过来写有地址的纸条,啧了一声。房子的地址在小镇西边,那里总游荡着一群无所事事的人们,治安很是让人头疼。

“什么时候搬过去?”

“明天。你要出去吗?”时间过了九点,艾伦看着利威尔套上了黑色外套。

“恩。不用等我了,先睡吧。”说着便走了出去。

门“嘭”的一声关上,留下艾伦一个人坐在沙发拼成的床上。艾伦忽然陷入一阵恐慌,他很想跟上去,想问他要去哪里去干什么。但利威尔凭什么告诉他?他虽然看上去单身,但并不代表没有女朋友。哦,说不定是男朋友。他现在正去他家的路上。艾伦越想越沮丧,自己对他可算是一无所知。

“说不定这是个机会呢?”他忽然想起阿明的话。

去你的吧,什么也没发生不是吗?

 

等利威尔回来时灯已经灭了,他关上门径直走向了浴室。冲完凉,借着浴室透过的灯光他发现艾伦正抱着腿坐在沙发上。

这小子是醒着还是睡糊涂了?

“利威尔老师,做我男朋友吧。”艾伦背对着利威尔说。

一片寂静。

 

事实上艾伦并未意识到自己把话说出了口,等到回过神时利威尔正披着毛巾看着他。

我说了什么。。。

他想起来了。哦该死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于是他又说了一遍,“利威尔,做我男朋友吧。”

利威尔“啪”的一声打开了客厅的灯,忽然亮起的光刺着艾伦的眼生疼。

“我不是同性恋。”

“我也不是。”艾伦看着靠在墙边的利威尔,他的头发还在滴水。“只是,我喜欢的人刚好是男的而已。”

利威尔没说话,艾伦便只好往下说,“我小的时候一直以为男孩就应该喜欢女孩,直到我知道了“双性恋”这个词。我想,也许每个人一开始都是双性恋,他们的性取向取决于喜欢上的人。而我喜欢的人是个带把的,仅仅是这样而已。”

利威尔低着头,艾伦看不清他现在是什么表情。谁也没说话,艾伦的心渐渐凉了下来。他知道答案了。但他还是对着利威尔笑了笑,“等老师愿意的时候,就给我个kiss吧。”说完他立刻就后悔了,自己看上去更蠢了。

“像这样吗?”艾伦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抓住,眼前出现的是利威尔放大的脸。他是什么时候---艾伦还来不及思考,理智就离他而去。利威尔的头发还在滴水,滑落的水珠顺着白暂的皮肤划过锁骨消失在衣服里。他的睫毛有那么长吗?还有下面那双细长的眼睛,平时深黑色的瞳孔因为灯光散发出黑珍珠般的光泽。他能感到他的呼吸扑在自己的脸上,一片湿热。

哦,我的神啊。

就在他们的嘴唇快要碰到一起的时候,利威尔突然错开,低下头咬住了艾伦的颈部开始轻轻啃咬起来,时不时还用舌头绕个圈。艾伦在回过神之前,酥痒的感觉瞬间传遍身体里所有的神经,利威尔能感到他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他用膝盖顶开了艾伦的大腿,抵住了他的胯部轻轻摩擦。用手挑开衣服,一只手抚摸着少年因为紧张而僵硬的腰部。另一只手摩擦着少年逐渐湿热的臀线。利威尔满意的听到艾伦因为抑制不住而发出的细碎呻吟。

“就算是这样也没有关系吗?”他感到膝盖被硬物顶住了。

艾伦想说什么,张开口却只有令自己难堪的呜咽。就在这时利威尔停了下来,贴着艾伦的耳朵冷冷的说,“明明你对我什么也不知道。”

这句话显然是戳到了少年的痛处,利威尔能感觉到艾伦整个身子都僵住了。他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我是不知道你的过去,也不知道是否能参与你的未来。”艾伦抬起头看着利威尔,他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平时的神态“但我有着你存在的现在。”

利威尔看着艾伦直直望向他的眼神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留下了一句“睡觉吧”便转身离开,那晚他第一次关上了卧室的门。

 

艾伦很早就醒了,或许一夜没睡更准确些。他扔掉了浴室里自己的牙刷,把一直在用的杯子洗干净放到橱柜里,叠好了被子和床单把沙发恢复成了原有的样子。艾伦环顾了一圈,很好。这里不会再有他存在的痕迹了。他拿起了书包,看了一眼仍然紧闭的卧室门。是时候离开了。

时间还很早,街上几乎看不到任何往来的车辆。艾伦穿着的短袖并不足以抵抗清冽的寒风,他只好抱着手,低下头走着。他就这样背着书包走在空无一人的路上,第一次有了被世界遗弃的感觉。

“滴——滴——”有车在身后鸣笛,他下意识的走到路边。

“滴——滴——”声音并没有停止,他只好转过头。那是一张黑色的MINI,上面坐着的人正凶神恶煞的看着他。呃,凶神恶煞?艾伦走进了才发现让他产生这样的错觉只是因为利威尔的黑眼圈又重了。

“上车。我送你。”祈使句,表命令。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走着去。”

“你认识路吗?”

艾伦摇了摇头。

车里明显比外面温暖许多,艾伦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感谢主人做了个明智的决定。两人谁也没说话,沉默让车里的气氛更尴尬了。昨晚我被这人甩了,今天还要让他送我回家。艾伦.耶格尔你真是了不起。

“其实我是亿万富翁的私生子。”

就在艾伦胡思乱想时,利威尔说话了。

“哈?”他在说什么,亿万富翁?私生子?这都是哪跟哪?

“你信吗?”

利威尔用余光看见艾伦点了点头,便伸过手揉乱了少年栗色的头发。

“你脑子被门夹了吗?”艾伦这才反应过来利威尔只是开了个玩笑。他刚想反击却被打断了。

“我是个孤儿。”

啊?

“我不知道我的爸妈是谁,我一出生就被扔到了孤儿院里。”

“孤儿院里从来不把孩子当人看,心情好了给你一个发馊馒头心情不好了你连一滴水也别相碰。棍棒和鞭子是最常用的东西,没人会去考虑它们用在孩子身上是否合适。”

“我总是是最不合群的那一个,唯一的兴趣就是捡来的算术书。它让我知道了这个无聊的世界还能那么有趣。”

“直到有一天,某个长得像猪猡的孩子头把书抢了过去。嘴里说着不知道从哪学来的下流词汇形容着我的母亲,用沾满鼻涕和粪便的手撕烂了它。”

“然后我冲了上去,踢断了他裤子里东西。一拳一拳的砸在他的脸上,直到他再也不能说话。从那以后我打架就没输过,也再也没有人和我说话。”

“我一向对来领养孩子们的大人没有任何兴趣。直到有人发现了一直缩在角落的我。他的名字叫埃尔文.史密斯,有着一头快秃的金发和一双蓝色的眼睛。”
“当我朝着他吐口水时,他只是抬起手擦了擦。摸着我的脸说“眼神不错”。就算是我差点咬断了他的手指他也没还手,他只是笑着说“和我一起走吧,你并不属于这里。””

“所以我跟他走了。终于看到外面的天空时,我大概还没满10岁。后来发现他是大学里的教授,教数学。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当数学老师的原因。”

“老家伙的妻子从小在这里长大,年轻时死于一场瘟疫。他终身未娶。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把他和他老婆葬在一起。留下来大概是个意外。”利威尔顿了顿,“遇到你也是。”

艾伦就这样呆呆的听着利威尔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完全说不出话。

他在告诉我他的过去。

“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艾伦少爷。”艾伦正在脑海里努力勾勒一个穿着破烂,体型瘦弱却有着凶恶眼神的小利威尔,对着他说滚开。

“呃,你的生日。”

“大概是12月25日。”

“圣诞节吗?”艾伦实在是无法把眼前这个人和圣诞节联系起来。为什么说大概?

“我的母亲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就是一张破纸片,上面写着“利威尔”和这个日期。”他冷笑了一声,“甚至连姓都没有。”

剩下的时间里,谁都没再说话。

 

根据街边的门牌来看,那房子应该就在附近。其实根本不用找,艾伦大老远就能看见三笠正朝这边走来。

“停在这里就可以了。我能自己找过去。”

利威尔只是默默的解除了车锁。他打算离开时看到艾伦没走几步又跑了回来。

艾伦等利威尔摇下车窗的时候,快速的低下头亲吻了他的脸颊。

“谢谢。再见。”

 

三笠看到艾伦便张开手臂,差点让他窒息在自己怀里。等回到家时老妈已经做出了一桌子丰盛的早饭。老爸并不在家,据说是去处理房子的事了。

耶格尔的“新”家是一栋有着80年历史的老房子,家具齐全只是木地板嘎吱嘎吱响的心慌。不过已经不错了,有水有电有屋顶。艾伦躺在能睡三个人的大床上开始怀念起那张能变成床的沙发。

老爸很晚才回来,事情已经差不多处理妥当。保险公司全额赔付,修缮工作也已经开始。一切都只是时间的问题。

艾伦在收拾行李时才发现自己把《数学次元》忘在了利威尔家,估计也没机会再去拿。幸好当时找到的是他而不是“花花公子”,利威尔无聊的时候兴许还能拿它解解闷。

他的生活正在恢复原有的秩序,而他和利威尔除了学校外也不会再有任何交集。是的,利威尔告诉了他的过去。但那并不能代表什么。那更像是一种警告,“我不是个普通人,小毛孩离我远点。”艾伦也没有得到问题的答案,而那个答案甚至在一开始就没有猜测的必要。

管他呢,明天是星期天。自己可以在家里窝上一整天。现在我只需要睡一觉,然后忘记他。

就在这一天平安无事过去大半的时候门铃响了,艾伦那时正趴在床上看着一本没有名字的小说。

“艾伦,快下来。”是妈妈的声音,听上去挺高兴。

艾伦只好趿拉着拖鞋下了楼。是三笠开的门,在打开门的瞬间她忽然察觉到一种危险的气息。硬要形容的话,那就像要和她争抢猎物的另一匹野兽。

“三笠,不要堵着门口。快让老师进来。”老妈边说边端着茶从厨房走出来。

艾伦一个趔趄差点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就那么不愿意见到我吗?”

他看到了抱着一瓶红酒,斜靠在门边的利威尔。

 

耶格尔太太从丈夫那里听说了利威尔的慷慨相助便执意邀请他来吃晚饭。历来不喜欢这样场合的利威尔竟没有拒绝。艾伦看着利威尔优雅的拿着刀叉,礼貌的和父母说话总有种见家长的错觉。耶格尔一家除了三笠以外对利威尔印象都不错,特别是耶格尔太太,她甚至开玩笑的说要是艾伦是女孩一定要把他嫁过去。艾伦在听到这句话时差点被嘴里的面包噎住,就在三笠帮他猛拍背时他看到了利威尔朝他露出了一个很浅的微笑。

混蛋,咳咳,咳咳。

“艾伦没事吧?”三笠加重了手上的力量,他是故意的吧。一定是。

饭后利威尔提出要带艾伦出去散步,耶格尔太太欣然答应了。那表情就像是终于把艾伦嫁了出去。

“早点回来,听说这一带晚上不太安全。”耶格尔太太边说边抓住了准备跟上的三笠。

“我会看好他的。”

“麻烦你啦。”

“不要在外面过夜啊。”

“老妈你真是够了。”艾伦终于受够了老妈意味不明的笑便一把扯住利威尔走了出去。

等他们走了一段艾伦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们握着对方的手,竟谁也没松开。他实在舍不得放手,便又紧了紧。利威尔的手动了动,艾伦以为他会把手缩回去没想到他只是换了个姿势,十指相扣。

“要是我早一点遇到耶格尔太太。”

“啊?”

“就没你什么事了。”艾伦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你叫我出来就是说这事?你看上了别人的老妈?

他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艾伦几乎不到十分钟就把自己17年的短短人生说了个透,包括他出生时没有哭声把一家人和医生吓了个半死后来发现他只是睡着了。也说了三笠看上去不太友善,但却是个好姐姐。从小到大没人敢欺负他。

利威尔没说话,微风吹过他的发梢掀开了他被刘海遮住的额头,露出了正看着他的黑色眼睛。艾伦觉得现在要是吻他,他肯定不会拒绝。

不,他并没有把握。搞不好会被揍得半死扔到旁边的臭水沟里。

 

“砰。”

 

“砰。”利威尔愣了几秒才意识到那是枪声,立即拉着艾伦蹲了下来。他看了看周围,声音来自于右手边的深巷。他眯起眼睛,没有路灯的巷子一片漆黑。他们又等了一会,什么也没发生。

艾伦小声的对他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报警。会不会有人受伤?”利威尔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自己小命都可能不保还有空想着别人。

“呆在这里不要动。”利威尔贴着他耳朵说。

可艾伦总觉得巷子里有什么,有什么在吸引着他走过去。

利威尔终于找到手机的时候,艾伦已经不在了。他正站在巷口,准备往里面走去,对面忽然亮起的车灯让他一阵眩晕。

等利威尔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时已经晚了,他只能把艾伦推了出去,自己撞上了迎面驶来的黑色吉普。

艾伦在摔倒之前看着利威尔被撞飞了出去,摔在路中间再也没了动静。接着他的头砸到了路面,顿时天旋地转。清醒过来时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痛的嘶吼。他甚至不能站起来,就这样朝着利威尔爬了过去。


“I had to find you, tell you I need you”


“Tell you I set you apart”


“Tell me your secrets and ask me your questions”


上帝啊,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他没事。

等他发现还有呼吸时松了口气。

“利威尔。”没有回应。

他脖子上有伤口,流出的血把洁白的领口染成了鲜红色,艾伦按住伤口抱住他,感觉到他的体温正在下降。

“不,利威尔。醒醒。”他拼命对着失去意识的人叫着。

“睁开眼看着我,”他头上的伤口流血了,湿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滴到了利威尔的脸上。“看着我,你的答案呢?”他伸出手帮他擦掉了血迹,手下的皮肤一阵冰凉。


“Tell me you love me, come back and haunt me”


“Oh let's go back to the start”


上帝啊。求求你。救救他。

艾伦听到利威尔咳了一声,睁开了眼。

“感谢上帝。你会没事的,相信我。你会没事的。”

利威尔只是看着他,向他伸出了手。艾伦握住那只手,感觉那只手微微用力。他想让他低下头。

艾伦低下了头,身上所有的感官几乎都消失了只剩下鼻孔里浓烈的血腥味和残留在嘴唇上的余温。

他吻了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艾伦看着利威尔垂下了手,知道他再也叫不醒他了。曾经望着他的瞳孔正渐渐散大,蒙上了一层白雾。那双眼睛再也映不出任何东西。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他只能听到自己慌乱的呼吸和心跳。为什么自己还会有心跳呢?

他失去他了,可他刚刚才找到他。

他失去了唯一拥有的他的现在。

他失去他了。


“Running in circles, coming up tails”


“Heads on a science apart”


“Running in circles,Chasing tales ”


“Coming back as we are”


少年喘着粗气从床上醒来。脸上一片潮湿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他看了眼闹钟,就快12点了。火车的鸣笛声正从远处传来。他盯着天花板,似乎在回想刚刚那个让他惊醒的梦。不知为什么他忽然笑了,在火车的呼啸声里翻了个身闭上眼。

屋顶在那瞬间坍塌。埋住了少年和他嘴角的那个微笑。


“Oh it's such a shame for us to part ”


“No one ever said that it would be so hard”


“I'm going back to the start ”


利威尔开着车转过街角才发现前面的路被堵住了。等他开近了才发现不知哪来的原木几乎压烂了整栋屋子。

“这是怎么回事?”他对正在封锁路口的消防员说。

“昨晚火车脱轨,把车厢里的原木抛了出来。真是可怜啊。”

顺着他的目光利威尔看到消防人员抬着担架走了出来,从上面盖着白布来看已经确认死亡了。

“那是谁?”

“艾伦。艾伦.耶格尔。耶格尔家的小儿子。”

利威尔的心忽然揪紧了,那是他的学生。一个有着一双漂亮眼睛的孩子。他按照指示把车掉了个头离开了现场,走了一段停了下来。不禁回头看了看,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恍惚间看到不远处有人向他招了招手。他疑惑的转过身,在后视镜看到自己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

那是一个悲伤地微笑。


“Tell me you love me, come back and haunt me”

 

“Oh and I rush to the start”


“Coming back as we are”

…………………………………………………………………………………………………………………………

利威尔回到家时差点被地上的东西绊倒,那是一本厚厚的硬壳书。他对这本大部头毫无印象,随便翻了两页却意外的有趣。他便坐在沙发前,细细的读了起来。

 

Today if a happy smile comes to you ,a happy smile that perhaps you can’t explain...it is because at that moment ,i am thinking of you,and smiling too.



Fin.



-------------------------------------------------------------

#呼~~~长出一口气。我终于写完了这个巨大的脑洞。不知道读下来会不会觉得一头雾水。我延续了电影里几个关键的地方。梦游,毁掉的屋子,做梦的少年。电影的情节更加复杂,我只能把它简化了许多。电影看下来没几个能懂,看懂的人每个人的理解也都不一样。简单说来就是,艾伦的生死影响了接下来的结局。就像是galgame的选择一样。他在那晚幸存下来就会和利威尔相遇,导致利威尔的死亡。而相反他在那晚遇难也就避免这个结局。很难说他先前经历的一切到底是不是梦,也不知道最后他躺在床上回想到了什么。电影里,男主角的生与死甚至影响了世界存亡。所以关于少年最后的那个笑容。也许他知道了只要自己死亡就能拯救世界(本文里为了救利威尔)而自愿牺牲,想着这样就好。也许他只是把经历当做一个荒谬的梦而已,准备再次进入梦乡。谁也不知道他最后到在想什么。也许他做出了选择。

#我得再重申一遍,故事的几个关键点和结局都是来自于电影《Donnie Darko》(死亡幻觉,翻译名字的人脑子被门夹了)。我只是把主角换成这两个人而已。当初抱着一种要是他们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话会怎么样,会怎么去选择去面对而写。多亏有了这部脑洞超强的电影才有了这个故事。谢谢喜欢,看到这里的你。

#关于题目和插入的歌词都出自于Coldplay的“The Scientist”.

Heads on a science apart 翻译过来是“目的地却是一个理智的离别”,用来形容这里的利威尔和艾伦在合适不过。

而整首歌就是我想要表达的意思:

Come up to meet you, tell you I'm sorry 来见你,告诉你我抱歉

You don't know how lovely you are 你不知道你有多美好

I had to find you, tell you I need you 我必须找到你,告诉你我需要你

Tell you I set you apart 告诉你我让你走的

Tell me your secrets and ask me your questions 把你的秘密告诉我吧,然后问我你要问的问题

Oh let's go back to the start 哦让我们回到开始吧

Running in circles, coming up tails 追逐着尾巴转着圈

Heads on a science apart 目的地却是一个理智的离别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没人说过这是件容易的事

Oh it's such a shame for us to part 哦太遗憾了我们终要离别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没人说过这很简单

No one ever said that it would be this hard 也从没人说过这会如此困难

Oh take me back to the start 哦带我回到开始吧


I was just guessing at numbers and figures 我只是在猜着数目和数字

Pulling your puzzles apart 解开你的迷

Questions of science, science and progress 纯粹的科学问题吗?是自然规律使然吗?

Do not speak as loud as my heart 这些和我的心声比起来真的微不足道

Tell me you love me, come back and haunt me 告诉我你爱我,回到我这,让我每天都记着你吧

Oh and I rush to the start 哦而我回归到开始

Running in circles,Chasing tales 走过太多的弯路追逐以前 

Coming back as we are 我们回来了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没人说过这很简单

Oh it's such a shame for us to part 哦太遗憾了我们终要离别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没人说过这很简单

No one ever said that it would be so hard 也从没人说过这会如此困难

I'm going back to the start 我要回到开始


Oh ooh ooh ooh ooh.......


#关于最后利威尔捡到的那本书,到底是不是《数学次元》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