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hing反应

"March soldier,March forward."

微博@MrHippocampus
欢迎调戏(●°u°●)​ 」

©Cushing反应
Powered by LOFTER
 

【进击】“when it rain and rain and rain and rains.”(完)

忽然发现题目可以改成 ”叕下雨了“(咦)


前篇:http://cushing.lofter.com/post/217373_a1cf5f 


--------------------------------------------------------------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利威尔从嘴里蹦出几个单词,艾伦听到后并没有太惊讶。


 “你还是那么警惕,这一点还真是没变。”艾伦苦笑着坐回沙发。


 “那你呢?”利威尔从躺椅上下来,坐到他对面。


 “比你晚点。毕竟这个世界上没人能比我更了解你。而且,”他看了眼早已凉透的茶杯“杯里的水几乎没少过。”


“但你仍然继续说着那些荒谬的故事。”


“但你也仍然到这里听这些荒谬的故事。”


利威尔还想说什么却还是闭上了嘴,他无法反驳。


 


“你说的那些转世,还有什么吸血鬼,”利威尔盯着这个顶多只有25岁的年轻人,他和那些抱着书穿梭在校园里的同龄人几乎毫无差异,硬要说哪里不对劲,就是他那张比普通人略苍白的脸。“在从嘴里说出这些词的时候,你自己不觉得可笑吗?”


艾伦知道他不会轻易相信这些东西。“我所说的‘吸血鬼’,可能只是人类基因一次偶然的变异,也可能仅仅是一种未被确诊的疾病。它让我拥有了比普通人要长的寿命,但并非永生。我仍在成长,虽然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它也让我很少生病,就算受伤也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愈合,我甚至都不会留下疤痕。我仍然不知道为什么血液必不可少,虽然麻烦但我并不讨厌这一点。因为它能让我记住气味,所以我才能找到你。”


“这种气味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体味”他注意到利威尔微微的怂了怂鼻尖,“而是一种特殊的味道,大概也只有我能闻到。”


利威尔抱着手没说话,艾伦知道他需要点时间消化这些东西也就没再开口。


“你这能吸烟吗?”


艾伦看着他从口袋里掏出烟盒稍稍有些惊讶,“按理说不能。”但他还是做个了“请便”的手势。


“怎么,过去的那些我不抽烟吗?”


“不,在烦躁时你偶尔也抽上几根。”艾伦把烟灰缸递给他,“但并不多,因为你总是不喜欢身上有烟的味道。”


利威尔夹着烟的手僵在半空,他干巴巴的清了清嗓子。


“有打火机吗?”


 


“关于转世,我知道这听起来的确很荒唐但我也无法解释。每个人的转世都有无数种可能性。这个人这辈子是警察,也许下辈子就是逃犯。甚至还有,”艾伦看了眼利威尔,似乎有所顾虑。利威尔只是抖了抖手里燃尽的烟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现在不管这小子说什么他都不会奇怪了。


“甚至还有性别转换的可能。”


“你的意思是—”


“你也有成为女性的可能。虽然比起成为男性这几率要低得多。”艾伦接过利威尔的话,发现他始终阴沉的脸上并没有其他更多的表情。“即使样貌,年龄,性别都会变化,唯一不会变的就是你身上的气味,你血液的味道。这大概是我唯一能依靠的东西。”


艾伦看着利威尔吸了一口手里所剩无几的烟头,缓缓地吐出烟雾。两人就这样盯着轻烟慢慢上升,缭绕盘旋然后消逝在空气里。


“我们是怎么相遇的?”利威尔熄灭了手里的烟,往沙发上一靠。看来他并没有接着抽第二支的打算。


“每一次都不一样,最近一次是在—”


“不,我是指第一次。”


艾伦愣了愣,他并没想到利威尔会对这个感兴趣。但他还是闭上眼回想起记忆深处最初的那场雨,那还真是一个有够久远的回忆。


 


“那是一场下了整整三天三夜的大雨。我就在这场漫无边际的雨里迎来了我出生以来最困难的选择,是先被冷死还是先被饿死。”


“那时的我虽然活了有些年头但却只有7,8岁孩子的个头。长时间没喝到人血已经让我的身体极其虚弱,再加上这场雨随时都能让我的身体彻底凉下来。就在意识逐渐远离时,我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虽然这气味不断地被雨冲淡,但我仍能感觉到它离我越来越近。那是血的味道”


“那时的你也不过18,9岁就这样带着一身伤出现在我眼前,想必又是和哪个小混混干了一架。我几乎是出于本能扑向你,毕竟对于一个饥饿已久的‘吸血鬼’来说浑身是血的你无异于一顿能救命的晚餐。”


“当然,你也凭着本能把我踢了出去。我甚至都怀疑你并没看清那是什么东西,总之,本来就奄奄一息的我在这么一踢之后就彻底晕了过去。”




┏ 


    他甚至都没看清向他扑来的东西是什么,便抬脚踢了过去。他用脚碰了碰那堆破布,意外发现那东西竟在微微颤抖。                                                                                                     


                                                                                                                  ┛


 


“我醒来的时候,你正在一旁包扎伤口。那是一间不大的屋子,说是简陋也不为过,但却保持着一贯的整洁。我应该是被你捡回来的,恐怕是因为你对那一脚的愧疚。”


 


 ┏


      “小鬼,醒了吗?”他用嘴咬着绷带,用另一只手熟练地打了个结。


     “请问,能给我点血吗?”刚醒来的小鬼正看着他,蓝绿色的眼睛紧盯那血迹斑斑的绷带。他无视了那双正饥渴的望向自己的眼睛,试着回忆起那一脚是否踢坏了他的小脑袋。                   


                                                                                                                  


 


“我以为我们就会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战争爆发。”


“你作为街上有名的小混混,自然被政府以优厚的条件招进军队,军队出发的那天,你几乎毫不费力的揪出了混在出征队伍里的我。”




┏ 


      他把小鬼揪到半空,警告不准再跟来直到他委屈的点点头才把他放下。


   “这玩意暂时给我保管,刚好抵了你这阵子的住宿费。”他弯下腰把小鬼脖子上的东西摘下来挂  到自己脖子上,那东西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微微耀眼的光芒。


    “等我回来。”


                                                                                                                  ┛


 


“当然,我没能等到你,你也再也没有回来。”




┏ 


       他钻出了正载歌载舞庆祝士兵凯旋的人群,被撞倒后还没来得及站稳便又跑了起来。“不是  ,不是,这个也不是。到底在哪?”他发了疯的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窜来窜去,希望能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希望能听到那句话。


   “我回来了,小鬼。”


      他甚至都没等到他的尸体。


                                                                                                                  ┛


 


“这就是最初的故事,也就是为什么我要寻找你的理由。没有人能毫无目的的活下去,尤其是在这看不到头的岁月里。让我活到现在的理由从来就只有一个,从未改变过。”他看着利威尔,用一个包含了太多东西的眼神告诉他答案。


因为你。从未改变。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很久。快接近午夜时利威尔终于站了起来,他有些烦躁的想着自己那该死的失眠又该加重了。


“培根。”艾伦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总能知道。


“啊?”


“你每天晚上做的培根三明治。”


“那东西怎么了?”


“培根里含有一种名叫酪胺的化学物质,它能加速去甲肾上腺素的分泌,是一种神经兴奋剂。那就是为什么你会失眠的原因。”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在你说培根的时候。”


利威尔不由得爆了句粗口,“那可是在一个月之前。”


艾伦稍带歉意的笑了笑。


“你真的是心理医生?还有那狗屁的咨询呢?”


“作为一名真正的心理咨询师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并没有心理医生这个词,而且我很久之前就已经拿到了心理学学位。”我甚至还有无脊椎动物语言学的学位证呢,艾伦偷偷在心里嘀咕。


“那红茶呢?”


“只是加了普通的安眠药而已。”


坐在他对面的这个老不死的年轻人笑的一脸人畜无害。


 


 


自从上次见面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利威尔没再回来也没和他联系过。艾伦知道他需要一段时间理清头绪,好好想想那些故事。但他仍在每星期相同的时间里等他出现直到这个时间被新的病人取代,他也会时不时检查短信和来电,只是拿出手机时才绝望的发现他和利威尔根本没用手机联系过。


是的,他一开始就知道他失眠的原因。所谓的催眠疗法也只不过是个为了留住他的幌子而已。他知道瞒不过他,也知道他迟早会发现。茶里的安眠药一开始就不足量,他知道利威尔必定会在中途醒来。他历来都不是一个赌徒,但他还是赌了一把,赌他在听到那些不可思议的故事后是愤怒的离开还是依然假装沉睡。不得不承认,他差点被利威尔惟妙惟肖的演技骗了过去,也许他下次可以去演几场电影,肯定很受欢迎。想到这艾伦无奈的笑了笑。


但他还是输了,输得一败涂地。他每天都在期待他的出现,直到从希望变成奢望。他开始后悔和自责,也许一开始就不应该继续那些故事。他并不想被利威尔看成一个整天胡言乱语的妄想症患者更不想看到他因此受困扰的表情。这并不是他的目的,那自己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他也说不上来,也许只是想再和他说说话,听听他的声音,看看他过得好不好。但是已经太迟了,他又一次因为自己的冲动和愚昧失去了他。


“耶格尔医生?我有哪里做的不对吗?”坐在他对面的中年女士有些不安。


“不,你做的很好。”艾伦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定了定神恢复了往常嘴边的笑容,“记住我的话,多出去走走,多和你的丈夫说说话,告诉他你的真实想法。语言有着让人惊讶的强大力量。”


“恩,我会试试的。医生?”她顿了顿,“你还会回来吗?”


“说不准。”他笑了笑,“可能要很久以后了。”


 


利威尔烦躁的把书扔在桌上,硬壳装的大部头在空旷的图书馆里发出了一声闷响。坐在他前面戴金丝眼镜的中年人反感的瞪了他一眼,却又被他瞪了回去。那些战役的名称他有些知道,有些则毫无印象。书里对几大著名战役都有详细的记载,但却找不到任何和他有关的东西。当然,利威尔并不希望自己的黑白头像被印在教科书上,不管下面写的是英雄还是烈士。还有那场传染病,临床表现也符合书里的描述。而且那举动倒也像是他做出来的事,但这也不能证明什么。他甚至还在搜素引擎里输入过艾伦的名字,检索出来的词条并不是很多。他的确是名心理咨询师,获得的评价也都还不错。他的名字还出现在几所大学各式各样的名单里,但都没有更具体详细的资料。而最让他懊恼的在于艾伦所说的那些故事或多或少都能找到记载,但却找不到任何一个和他有关的决定性证据。


利威尔再次抬起头时发现阅览室空了不少,图书管理员正在小声的提醒大家闭馆时间到了。他只好把那些大块头放回书架,抱着几本有关历史和地理的书向前台走去。


利威尔到家打开门后径直走向了浴室,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躺在浴缸里舒舒服服的泡个澡。


他是在治疗的途中醒来的,还没完全清醒就听到那小子在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他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治疗的一部分,但越听却越发觉得不对劲。他的每句话每个故事竟都和自己有关。最重要的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继续装睡只为听完这个故事,也许是那小子说话的语气和情绪。还有他的表情,利威尔曾在年过半百的老人身上见过。那是一种经历世事沧桑后的平静。但他却有一点不同,在那张平静而年轻的脸上有着无法形容的无奈和悲凉。


利威尔就这样躺在浴缸里看着蒸腾的烟雾渐渐散去,直到水不再能暖和他的身体。


等他终于心不在焉的冲完澡套上睡衣,差点被堆在地上的书绊倒时,他终于注意到了黑暗客厅里一直闪烁的提示灯。那来自于他的电话答录机。


他打开灯,按下播放键。


“您有7条未读语音留言”毫无感情的机械化声音听上去有些刺耳。


“利威尔?这里是埃尔文。你在哪?我让你休假可不是让你玩失踪,快。。。。”


利威尔双手撑在电话旁却根本没留意它发出的声音,他的注意力全在那张看了上百遍的名片上。这就是一切麻烦的开始,混蛋四眼肯定也脱了不了干系。也许这只是那女人为了捉弄他而开的一场低级而幼稚的玩笑。但他随即打消了这个荒唐念头,她虽然一直很疯狂但还没那么无聊。


还有背后那个花纹,见鬼,究竟在哪见过。他烦躁的挠了挠头发,而且就在最近。他弯下腰,打算再仔细看看上面的纹路。就在这时挂在他脖子上的东西从衣服里滑落了出来,在他眼前晃了晃。那是一把精致的钥匙,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柔和的金色光芒。利威尔记不清这东西到底从哪来,只知道这玩意从小就在他身上。随身带着它也并没什么原因,仅仅只是出于一种习惯。


等他的视线再回到那张图上时,他的心忽然猛地一收缩甚至都忘了呼吸。他迅速的摘下钥匙,把它放在卡片的上方。钥匙柄上精致的花纹和纸上繁复的纹样重叠在了一起,包括那些细小的纹路。


利威尔有些脱力的坐了下来,他的太阳穴正突突的跳着。


这时电话里响起了最后一条留言,“利威尔,还活着吗?”一贯欢快的声音刺痛着利威尔的耳膜,“虽然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但还是告诉你一声,他快走了哦。”


 


韩吉看着艾伦推开门,认出了他手里属于自己的箱子。


“怎么?最近胃口不错嘛。”她撑着头笑着对他说,“这次想要什么口味?AB还是O?”


“不,”艾伦也对她笑了笑,“我是来告别的。”


在韩吉接过箱子时,无意间看到门上的磨砂玻璃映出了一个黑色的影子。还真是蹩脚啊,她对着那黑影笑了笑然后瞥了一眼艾伦。他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桌子上的培养皿和实验报告。


“还是要离开吗?”她已经猜到了个大概。


“恩。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艾伦抬起头看着她,“能帮我照顾他吗?”


韩吉只好点了点头,她知道她无法改变他的决定。


 


“箱子里是给你的礼物,要打开看看吗?”艾伦的声音打破了有些伤感的沉默,他高兴的看到韩吉在打开箱子时眼睛里忽然闪出的光芒。里面放着几只试管,那是他新鲜的血液,骨髓和脑脊液。


“我一直以来就有个愿望,”他看着韩吉兴奋地用记号笔给那些试管编上序号“那就是和他一起变成两个老头子,一起吵吵架散散步,互相搀扶着去看夕阳,也许这只是奢望。“他拍了拍箱子,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 ”但也许这次不会等太久。”


等韩吉再次望向那扇玻璃时,门后的黑影已经不见了。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雨,但他还得继续把纸箱搬到车里,他已经比预定出发的时间晚了不少。在把最后一个装满书和笔记的纸箱放好后,艾伦意外的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正向他靠近。但他并没有停下手头上的活,直到听见了雨滴落到伞上发出的清脆声响,他才转过了身。


“你是来送我的吗?


面前撑着黑色长柄伞的人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摊开了骨节分明的手掌。


“这是你的东西么。”听上去是疑问句,但却是肯定的语气。


利威尔看到艾伦脸上惊讶的表情只停留了一秒,随后变成了嘴边的微笑,“你总是能把它保存的很好。”


艾伦以为利威尔会把钥匙还给他,没想到他却又揣回了口袋里。


“你说的那些话可没什么说服力。”


他清冷的声音刚说出口又被湿冷的空气降低了几度。利威尔把伞压得很低,艾伦只能看到雨滴沿着黑色的伞缘笔直的落下,在他脚边摔得粉碎。雨不停地砸到艾伦脸上,顺着他的脖子滑到衣服里。流过皮肤,流过心脏,一片冰凉。耳朵里愈来愈大的雨声,被车辆溅起的水声,时而在头顶翻滚的雷鸣都渐渐模糊起来,只有利威尔说出的每一句话无比的清晰。




“什么‘所以在那之后每次找到你,我总是会在你身边呆一段时间’”


 


“什么‘等你找到别人,等别人找到你后再离开。’”


 


“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只会一个劲的说着这些漂亮话。自我满足之后就准备开溜吗?真是个靠不住的小鬼。”


艾伦猛地抬起头对上了他的视线,利威尔抬高了伞正直直的看着他。


 


“你不是找到我了吗?”


 


那一刻艾伦脑子里所有的东西都被抽离的一干二净,只剩下这句话和随之蜂拥而来他们的无数次相遇和别离。他不知道自己那张沾满雨水的脸现在是怎样的古怪表情,但他很快就在那双一直注视自己的灰黑色瞳孔里看到了答案,那是一个再也无法抑制的微笑。


“因为你,我的失眠更严重了。”


“恩。”


“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把钱双倍退给我,要么把这该死的失眠给我治好。”


“恩。”


“这回用正常一点的方式。”


“恩。”


“小鬼你哭了吗?”


“恩。呃,没,没有。那只是雨水而已。”


但是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落在他的脸上,雨停了。


笼罩着整片天空的阴云正缓缓散去,几束阳光穿透云层射向了大地。在头顶那个逐渐增大的缝隙里他们看到了久违的蓝天。


 


韩吉在实验室接到了埃尔文的电话。


“我刚刚才收到利威尔的辞职信。你知道他最近到底在干什么吗?”这位相识已久的老友语气里有着少有的烦躁。


“不知道。没准去给谁当义务献血员了吧。”韩吉故意压低了声音笑着说。


“你说什么了吗?”


“我说他没事也用不着你操那么多心。他可是利威尔,他只会让别人有事。”


“他,不会再回来了吧。”


韩吉拿不准自己该说些什么,他并不需要自己的安慰。


高速运转的机器已经停了下来,屏幕上不断更新的数据也停止了滚动。电脑突然发出的提示音打破了实验室的沉默。


“这可说不准。”韩吉盯着电脑屏幕说。那上面刚刚跳出了一个对话框,上面写着“配型成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电影的片尾曲已经响了起来,但仍旧没有人离开。屏幕上还在继续滚动着一行行字幕: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




他看到这句话时用鼻子哼了一声。这部电影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出色。平心而论,电影的设定还不错但剧情却过于俗套。但这样带着浪漫色彩的片子加上符合少女们审美观的演员总会受到年轻人的追捧,在这里的观众八成以上都是女性。




【E有8个学位,但他差一点没拿到数学学位。因为那一次他的数学教授刚好是R。】




【据E透露,R曾是军官,律师,外科医生,高级主厨,地下乐队贝斯手,首席小提琴手。。】




“哇,真酷。”坐在他左手边的女生不由得发出了一句感叹。




【发现性别改变的可能曾让E一度混乱,他甚至和一只与R气息相近的黑猫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




看到这句话时有人笑出了声。




【治疗失眠最好的方法是床上运动。】




电影院里响起了一片会意的笑声,他终于也咧了咧嘴,这倒是事实。


屏幕上最后出现了“Fin”的字样,人们陆陆续续的准备离开。他闭上眼,决定留下来看看结尾是否还有彩蛋。后排的人们正在谈论对这部电影的感想。




“你觉得怎么样?”




“没什么意思,要我说还不值一半的票价。”




“别这么说,你没听到女孩们的哭声吗?”




“她们只是找机会来发泄莫名其妙的多愁善感。”




“你可不能因为男主角就比你高半个头就这么刻薄。”含着笑意的声音接着说“我真想给你见见那只猫,它瞪着我的眼神就跟你现在一个样。”




他总觉得这对话不太对劲,转过头试图想看清那两人的样子却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他只好放弃的转过身坐好,等待灯光亮起。


当然,这部电影并没有彩蛋,他也始终都没看清那两人的模样。




--FIN--




*题目”“when it rain and rain and rain and rains.“来自MIKA的”Rain“


*


“Remember
   And live forever
   Remember
   To live for love


   To live for love”


来源于The Rasmus ”Live Forever“


*导致失眠的培根梗来自NewsroomS0106.


*去看看《这个男人来自地球》没有这部电影就没有这个文。




Thanks for reading










x